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V7将保留V6原来的所有功能
2009-04-18 18:17:51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9次 评论:0

何况对于这个“德智体美劳”的检验标准,也实在太难搞了!你如果用‘先贤圣哲’的‘九征’之术、八观六验、六戚四隐,也还测的出来,前提是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问题是现在我们的考核制度不是用这些科学古朴、大巧若拙的办法,而是直接看表面、看试卷、看嘴上说。如果只看这三样的话,有心计、有城府的人,稍稍用厚黑学一糊弄,就很容易过关了。(所以中国的教育制度迄今为止,还是“不出圣贤,便出禽兽”。)   最重要的是,“德智体美劳”这五门功夫,本身就具极大缺陷,一旦超越范围和使用期效,就会走向它的反面。即令修成正果,用之不当,也会伤及自身甚至危害社会。   先说这个‘德’字,古来讲求‘忠’为百德之首,在‘德’门之内,没什么比‘忠’字更重要了。   ‘忠’就一定有用吗?   战国时的法家慎到说过:“做个忠臣固然是好的,但忠臣并不能救乱世,相反,如果是处在一个混乱的、百废待兴的时代,忠臣只会加重那个时代的混乱。”如何理解这个道理呢?舜的父母很坏,却生了舜这样一个圣贤的好儿子。舜的父亲一次次要把亲生儿子舜置于死地,舜每次都逃过了劫难,原谅了父亲。夏朝的桀是最坏的皇帝,却出了不少忠臣,结果使他的过错显得格外突出,真象是罪恶滔天一样。孝子不会出在慈父之家。[老子说:“六亲不和有孝慈。”意思是说,家庭有了变故,有了危机,才能看出儿女的孝引来。]忠臣不会产生在圣明的君王执政的时代。[老子说:“国家昏乱有忠臣。”只有当国家、民族处在生死存亡之际,才会有忠臣出来殉国赴难。]一个英明的领导人懂得了这个道理后,就会要求部下既要尽忠,但不能过分,所管的事、所负的责任不能超越其职权范围,否则,就走到了忠的反面。   [汉朝的名臣、易学大师京房在中央政府当官的时候,因政见不同与石显有了矛盾,后来京房被下放到魏郡做太守,而石显还在中央。京房害怕了,就上书给皇帝说:“我的学生姚平对我说,我对你只是小忠,还说不上是大忠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从前秦始皇在位的时候,赵高用事,有一个叫正先的臣子,看出赵高居心叵测,就非难、讽刺赵高,被赵高假以罪名杀了,从此赵高在政治上树立了威信,形成了赵高欺上瞒下、一手遮天的政治势力。到了秦二世,天下大乱,赵高指鹿为马,也可以说是正先促成的。现在我京房奉你的命令出来做地方官,希望你不要让我落个忠臣正先那样的下场,那就要让我的学生姚平耻笑了。”   由京房所讲的这个故事看,正先揭发赵高的阴谋,对秦始皇可说是忠了,可是这忠的结果,是自己脑袋搬家不说,反而促使赵高形成了专权的党羽和乱政的权力,最后导致天下大乱。那么这忠又有什么好处呢?]   这是说‘德’字并不完全靠得住。   再谈谈‘智’,反经曰:心智慧不以端计教,而反以事奸饰非。——[反智慧也。《说苑》曰:“君子之权谋正,小人之权谋邪。”] 意思是有智慧的人如果不是用来干正事,做有益于国家、社会的事,而是使奸作诈,颠倒是非,智慧就要走向反面。[《说苑》说:“君子也用权谋,但是为了做正义的事;小人也用权谋,但是为了干坏事。”] 这是説“智”的局限。   最后说‘体’、‘美’、‘劳’。反经曰:资勇悍不以卫上攻战,而反以侵凌私斗。——[反勇也。凡将帅轻去就者,不可使镇边,使仁德守之则安矣。]意思是仗着自己年轻力壮,勇猛骠悍,不是去保家卫国,而是好勇斗狠,欺负弱者,或者在黑道中结成流氓团伙,聚众殴斗。[这样,勇武就走向了反面,于社会有害了。把这个道理用到治国安邦上,执政者不应当让那些好战的将帅去镇守边疆,以免轻率地发动战争;而应当让仁爱宽厚的儒将或文臣守卫边疆,这样国家就安定了。]   这是‘体’字的局限。 ‘美育’原本是要是培养学生的审美观,发展他们鉴赏美、创造美的能力,培养他们的高尚情操和文明素质。但一般的大众总以外在容貌俏丽,举止风度翩翩,言谈博闻善辩,为人急公好义为美。殊不知,容貌俏丽、风度翩翩、博文善辩、急公好义本来是件好事,如果放到树立形象、讲究礼仪的场合如公关、外交之类的地方,是很恰当的。但是古来大奸似忠,大伪似真。如果凭脸蛋漂亮去乱搞男女关系,凭风度翩翩去行淫纵欲,凭博闻善辩去搅乱是非,以急公好义之名行结党营私之实,那就走到美的反面去了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 责任编辑:kj831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